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斓的博客

婷婷未必伤迟暮,懒与春花论短长。

 
 
 

日志

 
 

祝福母亲  

2008-11-17 16:18:01|  分类: 原莲斓博客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友与我谈起母亲,让我感受到了一份沉重的无奈和牵挂。“父母在不远游”,道理谁都懂,可是不远游的有几人?
  友的父亲在友14岁的时候就驾鹤西去,留下母亲一个人带着他和姐姐、妹妹三个没成年的孩子,到现在三十多年过去了,友和姐妹们都各自有了自己的家庭,友的孩子也已经大学毕业走上了工作岗位。而母亲却老了。
  三十多年的日子,一个女人,三个孩子,我不敢细想,只知道在听他讲述的时候,有泪雾蒙住了我的眼。
  母亲老了,也就有了许多怪怪的毛病,不愿与儿女们一起吃住,说是要自由;儿女们给她钱,她就把钱施舍出去,说是要钱没用;自己认自己的理,固执;儿子不在家就古古怪怪闹毛病,儿子一回家毛病立马就好,等等。听友缓缓地说着他的母亲,我感受的是一个儿子对母亲浓浓的爱以及为人子不能全心尽孝的遗憾和痛楚,我更深深感受到来自老母亲的孤独和心中对在外的儿子的牵挂。
  可是我们又有几个人能够在父母亲面前全心尽孝?为了工作,为了生活,为了自己的所谓追求,我们东奔西跑,想母亲的时候,也只是急匆匆地对着电话说那么几句:您还好吗?保重身体啊。细心地会补充上几句:想不想吃什么东西?我回家的时候买了带回去……我想母亲需要的不是这些,就像友的母亲把儿女们给她的钱拿去施舍一样,她不需要钱,施舍给需要的人做一份功德,让自己的儿女享受善报的甘霖。母亲需要儿女绕膝的那种天伦之乐,母亲更需要儿女平安、幸福和快乐。自然而然地我也想起了远在家乡的我的母亲。
  常年在外的我,除开每年的春节,其他的时间里我几乎没有与母亲呆在一起过。母亲年轻的时候很漂亮,是我们那一带比较有名的既标致又贤惠的女子,母亲还有一手做衣服的好手艺,我们穿着母亲做的衣服走过无忧童年,度过懵懂少年,就是在我进入独立青年时期的时候,我都还穿过母亲给我做的衣服。记得那是一套柔姿纱面料的纯白色的裙装。那时的我正邂逅了甜蜜的初恋,总是想让自己在恋人眼里是最美的,有一天我看中了时装杂志上的一套白色洋装,那样的衣裙在市面上是买不到的,于是我就缠着母亲非要她给我做。母亲耐不过我的纠缠,本来久不做衣服的她又重新坐到了缝纫机前,随着缝纫机针“哒哒哒”在布上的游走,我终于穿上了我想要的那套白色裙子。在把裙子穿上身的那一刹那,母亲的眼中充满了慈爱和满足:她满足的是她用她自己的手让她的女儿拥有了美丽和快乐!
  母亲能写会算,思维活跃,是父亲事业和生活上的得力助手。她曾跟随着父亲下广东,上北京,她的思维和她的视野也在这南下北上的过程中不断地提升,在她的同龄女伴中,她是见世面最广,做事最能拿主见的一个人。在我们家,但凡家里的大事和小事,都得经过母亲的斟酌后才能作决定。母亲还是绝不向生活低头的一个人。父亲从80年代初南下广东淘得第一桶金后回家投资办厂失利,家境每况日下,那段日子,家里隔三差五地有人上门讨帐,原来的一些“朋友”因为担心父亲找他们借钱而与我们家“划清了界线”,父亲一筹莫展,是母亲一直用心陪着父亲度过了那段日子,也是母亲在家里最困难的时候给我们做出了好的榜样:不向困难的日子低头,也不因困难而放弃自己的理想和追求。那时候,姐姐读高中,我读初中,弟弟上小学,我们姊妹三人谁也没有因为家里困难而辍学,也没有谁因为家里的困难而显得萎靡不振---是母亲用她的沉稳、坦然和坚强影响了我们。
  母亲是一个善于接受新事物的人,她甚至曾经还是一个很时尚的人。父亲后来再度南下到广东创造出一番成就后把母亲接了出去。在那几年里,母亲给我的感觉就如著名演员潘虹演的一些主角一样,端庄贤淑而又不失威仪,她的打扮得体而不失时尚,站在她面前的我们倒是生涩的像没成熟的果子。母亲还研究证券投资,经常“煽动”我们去学这样学那样,用她的话说:“要是我还像你们这般年轻,我什么都要学学,什么都要试试。”我喜欢那样子的母亲,我希望我的母亲能永远保持着那样的风采。然而,时光总是无情的,当我们姊妹几个一个一个成了家立了业的时候,当我的母亲抱大了一个又一个的小孙子的时候,母亲的光华也在时光的碾轧中消失了。
  可能是我一直在外与母亲相处较少的缘故,在我的潜意识里,母亲一直都还是那个穿着得体而时尚,待人接物有礼有节的有点像潘虹的那个雅致女子。所以,我每次给母亲买东西不是中高跟鞋就是一些比较时尚的衣物。今年春节在家里,我突然发现,母亲脚上穿的不是我给她买的鞋子,“高跟鞋一直是母亲所喜欢的啊,怎么不穿呢,是不是我买小了?”于是我问母亲:“妈,为什么不穿我给您买的鞋呢?是不是太小了,不合脚?”母亲笑了笑:“现在不行了,以前穿高跟鞋走多远都不觉得累,现在一上脚就夹得脚生痛,还是穿平跟的舒服。你买的鞋我都收起来了,都好几双了,全部在柜子里。我平常也就看看,不敢穿,收在那里,你回家也有换脚的。”就在眼泪涌出的那一瞬间,我记起了我的母亲已是年近花甲之人了!我不由在心里暗暗地责怪自己:我都在干吗啊,竟然买了那么多没用的鞋子回来!母亲已经不知不觉地过了穿高跟鞋的年龄了,我竟然也不知道!自然,我给母亲买的丝巾和衣服之类的也都被母亲收了起来,丝巾有时候拿来配衣服还可以用得上,给母亲买的衣服,大多数她都不能穿,不是颜色不合适就是小了一个号---原来身材标准而窈窕的母亲早已不知不觉地长了肚腩,集了赘肉,全身的肌肉也早已不可抗拒地松垮了下来,现在的母亲必须去中老年商店选购那些宽松的,大号的不显腰身的衣服!
  母亲有一头乌黑的头发,在我的记忆中,关于母亲的头发有三个记忆片断:第一是她三十岁时在广州火车站的一张照片,那张照片很真实地记录了母亲长及膝弯的黑发;第二是我读初中的时候,母亲烫的一头披肩卷发;第三是在我们姊妹都结婚后母亲烫的齐耳卷发。母亲后来的齐耳卷发就一直定格在我的脑海里,我想不出母亲还会有什么其他的发型。然而就在我发现母亲已经不能再穿高跟鞋的时候,我发现母亲的头发也变了:她的头发虽然还能看出一点点卷,但是已经不再似原来那般讲究,头发用皮筋在脑后随意扎了一把,看上去稀稀疏疏的而且还有些零乱,更让我感到百感交集的是:我看到了白发,在母亲那不再乌黑不再繁茂的头发里,我看到了那么多的白发。母亲什么时候开始有白发的?我问自己,是岁月对母亲的侵蚀留下的痕迹?是因生活奔波而染上的风霜?是为子女为家庭操心劳累而留下的印迹?……然而我找不到答案,我忽略母亲太久了!那一刻,我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像蚂蚁一样在我的心里噬咬,那一刻,我的眼泪肆意横流!为了不让母亲发现我的失态,我逃出了她的视线。
  友自责自己为了生活远离家乡不能在母亲膝前尽孝,我自责自己多年来一直在外漂泊忽略了母亲的牵挂和变化,忽略了母亲内心真正的需求。其实,我们要自责和反省的又何止这些?母亲无私地奉献又谁能说得完?“有母亲的地方就有家”母亲给我们的是安稳、踏实和无限量的包容,无论走到天涯海角,只要有母亲在,我们就是幸福的有家可归的人,即便那个家是茅屋是蜗居!只要有母亲在,无论走到天涯海角,我们都会想着---回家!
  对于母亲的恩情我无以为报,我唯有祝福,祝福母亲,祝福友和我的母亲,祝福普天下所有的母亲!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