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斓的博客

婷婷未必伤迟暮,懒与春花论短长。

 
 
 

日志

 
 

解读儿子《无题》诗  

2009-02-17 16:31:33|  分类: 牵手成长的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月东风卷树梢,

枝间青叶竟枯黄。

宁做天地一飘叶,

随风吹落葬天涯。

 

这是儿子昨天突发灵感所作的一首诗,严格来说,这首诗既没律又没韵,从文体上来看,充其量也就算个不押韵的顺口溜。然而,仔细读来,除开没有规范的律和韵,这首诗却有着它独有的诗情和意境。

儿子是主动把诗拿出来给我看的,他要我帮他提修改意见。我考虑到他对平仄音律这些的基础很微薄,就简单跟他讲了一下什么是韵脚,该怎么是押韵。然后我就他诗中的两个字“竟枯黄”的“竟”和“葬天涯”的“葬”提出了我的修改意见。我当时内心的真实感觉是这样的:首先是“为赋新词强说愁”,谁都知道,春天到了,万物复苏,叶子怎么会“竟枯黄”呢?另外一个感觉是:这家伙是一个悲剧性格的人,什么词不好用,为什么要用“葬”?当时我感觉整首诗的赋予人的感情色彩是灰蒙蒙的,

  儿子摇头连说“NO”,他告诉我,写这首诗的灵感就是来自于他今天亲眼看到的风吹黄叶落的实景。对“葬”字的修改,他更是坚决的摇头,他说用“葬”字是他自己经过推敲的。

我心中有隐隐的担心,这种担心不为别的,就是因为我从诗中感受到的那种灰色的心境,我相信,所有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儿女是开朗乐观的,而我的儿子,在他的性格逐步形成的这个关键时期所写的这首诗,很明显地反应了他的一些性格特征。

  儿子很用心地听完我关于“押韵”以及“怎么押韵”的解释,有礼貌地说了声“谢谢”就回房间去了,而我却陷入了沉思……

  儿子自小思维不随大众,总是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他说要在大酒店的屋顶上建停车场;他对刀枪棍棒娱乐耍酷没有什么兴趣,一天到头只想着去原始森林探险;当他的同龄人全身心投入到题海书山里学习拼搏的时候,他却要分部分的精力徜徉在他自己的生物小王国里;他劝我不要天天洗澡,他说每天洗澡不但没有好处,而且既浪费水资源又损伤皮肤;他提醒我洗澡少用沐浴露;他批评我们人类的一些作为,叹息绿水青山被破坏,蓝天白云被污染;他“杞人忧天”,在他的日记中他曾这样写到:“大自然总有一天会让人类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的。”在去年大地震的那段时间里,他经常像个老者般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语:森林被破坏,土地被破坏,地质结构被破坏,不发生地震才怪呢……

   儿子的性格特征中虽然有些悲情的因素,但是就这些年的表现来看,他并不会刻意去回避和隐瞒自己的消极情绪,他不是个容易退缩的人,而且难能可贵的是他一直都比较善于调整自己的情绪。还有一点最值得称道的:他是个耐得住寂寞的孩子,大多数时间,当同龄的孩子玩得热火朝天的时候,他却在静静地观察一只小爬虫。少有的几个朋友也都是支持他、维护他且多少有些羡慕他能做同龄孩子所不能做的事情的。那么我初读他这首诗的时候对他下的“逆反 悲情”的定义,是否有些望文生义了?

   确实,当我读到“枝间青叶竟枯黄”时,我直觉上觉得这孩子是逆反的,他试图颠覆一个初春万物复苏的亘古的常态。“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这样的早春二月是充满生机,充满希望的,而儿子诗中的早春二月,为什么会有这样不适宜的景色?当他跟我解释说“就是因为今天看到风吹黄叶飘落的实景才引发的灵感”时,我沉默了。或许,日复一日,千篇一律的工作已经让我对周围环境的变化有些麻木:我所工作的地方经济比较发达,但是各类工业污染也比较严重。其中有个专做废旧电脑回收生意的小镇,在对电脑的回收、翻新过程中产生的污染在世界环保杂志上的全球“污染重镇”中是榜上有名的。这一带的山几乎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青山,山上树木枯黄,石头嶙峋;这一带的天空经常有缭绕着呛人的浓烟,这一带的水源几乎没有饮用水,(听说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的记者曾经来过,却被一些利益相关的人士挡了回去。)哪怕是洗衣服都是勉为其难,有段时间把白色的衣服放入水中,马上就会帮我们染成“天然的”黄色……仔细读儿子的这两句“二月东风卷树梢,枝间青叶竟枯黄。”如果把“竟”做“竟然”来解释的话,这两句诗应该是儿子关心环境的一种真实写照:本来都到春天了,树上的叶子竟然枯黄了,是什么原因呢?如果这样来解的话,就不是他性格逆反,有意来颠覆什么传统,而应该是他在对某一种现象提出的质疑。为了验证他这句的真实性,我今天一早起床后就特的对周围的环境进行了观察:正如他说的,虽然已是早春二月,可因为久旱未雨的原因,很多绿色植物的叶子卷曲着,大部分绿严重缺少甚至已经没有了生命的光泽,而在我们办公的一楼大厅,竟积累了一晚上风吹过来的不同黄叶,在游泳池旁边的一棵木棉树好像是因什么原因发生了变异,或者已经渐渐走向生命的末路:在这个季节,它本应披上一身火红的衣裳,如果花期推迟点,至少也应该是满树的花蕾,然而,这些我希望看到的都没有,树上有的是一些稀稀疏疏的发黄的树叶,风一吹,黄叶飘飘,儿子诗中所写并非虚度。

     看到这些,对于儿子诗中“竟枯黄”也就不是很难理解了,这里包含的是质疑,是思索: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呢?或者这又是一个探索的开始。

     “宁做天地一飘叶,随风飘落葬天涯。”我问儿子:可不可以把葬字改一改呢?比如用个“走”,或者是“闯”等,既潇洒又充满豪情,儿子连连摇头。我说:“可是,我觉得这个葬字让人感觉好悲壮哦。”儿子并不否认我,他点点头,肯定的说:“是这样的。”

     说真的,当时透过诗句,我犹如看到了一个视死如归仗剑走天涯的孤胆英雄,又犹如看到了一个孤独的思想者,为了追求自己理想中的某些东西,正啖饮孤独,享受孤独。由此我想到了两首诗:“……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不知我是否能用这些诗句来解读这儿子这两句诗所要表达的一种思想内涵和一种精神境界?

      成长中的儿子一直都有着与众不同的思想,他所感兴趣的和钻研都与大自然密切相关,他曾经叹息自己太小了,不能遏制一些破坏环境的现象,就在他写下这首诗的前天,他还一边看《大自然探索》一边谈着他的环保设想,而我,在他和我谈设想和在他给我他的诗作的时候,我还以家长的威严的姿态严肃地对他说:“这学期你的核心任务是学习,一切的兴趣和爱好等中考后再说吧。”

      儿子一直反感书山和题海,甚至反感应试教育的单一性被动性机械性与残酷性,但是他也知道这一切都是无可奈何的,至少还有那么长的一段日子,中国仍然会是应试教育统治的天下。一直以来,儿子就有一些思想不随主流,我曾担心孩子的某些思想会影响他的学习影响他的成长,我也曾在心里默默认同过儿子一些看似逆反的思想,然而,我很清楚一个现实: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心智的成熟,像儿子这样思想意识形态的孩子是要受很多折磨和痛苦的,而且有可能注定是孤单的。

      潜水员安慰我:“不用担心,思想者大多是痛苦地孤单着,同时又快乐着自己的孤单。”或许真是这样吧?我不能说孩子是思想者,只能说,孩子是真的长大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